【盾欧】无神论者

新一集两声Dave叫得我激情码字。


Warning:剧场版相关只看过PV,OOC和私设如山。4k7一发完。


遇到八木俊典的第一天,大卫·谢尔德就知道他是要失去他的。

作为一个思想开明的新时代青年,大卫对于性取向从来没有什么偏见。至今也有些男男女女递上过暧昧的信号,而他至今单身不过是对感情不太上心。他曾经在毕业踏出校门的那一天花不多不少五分钟的时间想过等大概三十五岁小有名气之后再把感情问题搬回台面上,甚至可以一口气等到自己跻身最优秀的科学家的行列之后再结婚生子。这么决定了之后时年十八岁的他快乐地重新一头扎进科研的海洋,气势或许不亚于数年后日本一所名为雄英的...

 

【欧相】请问我可以亲吻你吗?

请问我可以亲吻你吗?

Summary:相泽等不下去了。

Warning:OOC,相泽主动注意。原著向,家访后执照前。

灵感来源是 @SuMI炭 的图 请激情点我


欧尔麦特觉得现在的一幕大概排得上他人生经历中危机的前三名。

他此刻在相泽的教师宿舍里的沙发上,面前被暴力推开的茶桌上摆着因为晃动而有些凌乱的几个杯子、一瓶酒和一壶茶。屋子的主人此刻正站在茶桌让出来的空间,挂着一副若不是面颊上的酡红完全可以被划分成“狰狞”的咧嘴笑,气势堪比面对着私下打架的学生。

要说这一幕的起因,还得追究到前一个周末两人分别提出过一次、但当天并没有时间兑现的邀约...

 

【欧相】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Summary:平平淡淡的、没什么办公室内容的办公室恋爱。一个刚刚扳倒AFO从重伤中恢复的前律师欧尔麦特来法律学院雄英任教,遇到了一位特别的老师的故事。

Warning:无能力半AU,OOC有。对文中涉及领域/职业了解只有皮毛,如有错误请不吝赐教。标题来源于歌曲《原来你也在这里》。

送给 @SuMI炭  (眼神暗示


1

欧尔麦特在考虑追相泽消太的时候也想过办公室恋情的合规问题。不过只有一点点。

他和相泽消太是对桌,他只要把眼神上移一个小的角度就能越过电脑看到对面的黑发男人。多数时候相泽都在抱着臂睡觉,原本过长的搭在肩膀上和别在耳...

 

【欧相无差】记一次失败的扎小辫经历

记一次失败的扎小辫经历。

Summary:欧尔麦特想看看相泽消太扎上和自己一样的兔子耳朵发型。不过他只敢在对方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的下手——他以为对方熟睡的时候。

Warning:轻微含有来自后续漫画不涉及主线的情节。清水无差。私设如山。

Disclaimer:显而易见的,他们不属于我,尽管我真切地如此希望。如有撞梗请多包涵。汤上见过类似脑洞的图,但动笔之时尚不知道也没有作过参考。

七点半的时候闹铃没响,所以也没有往常伴随着“新的一天——来啦!”的闹铃声不轻不重踢来的一脚。尽管如此,睡在床外侧的男人仍然准时睁开眼睛,盯了一会天花板之后尽量轻微地把自己的上半身拖起来倚靠在床头。当初房子作为...

 

【Jason中心Jaydick向】过去已成往事

Summary: 钟敲十二下的时候,杰森想起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很久以前迪基鸟会在半夜来提醒他这一点,但如今这样的境况似乎只能他自己度过复活以来的第一个生日了,毕竟他才刚刚和老蝙蝠一伙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私设如山。蝙蝠一家亲情向。Jaydick倾向。标题来源于Let it go歌词“the past is in the past”

只有脑洞,OOC和bug属于我。

迟到一个月的生贺,感觉自己要上天。

———————————————

当杰森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的时候,他头顶上的钟刚好敲过十二下。他在钟楼阴影笼罩下的房顶上蹲着,上下眼皮打得不可开交。半个小时后脚下应当有一场黑帮...

 

【靖王中心靖苏向】梦

很短小的段子,慎。
—————————

“这是你欠我的。”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裂,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十分清晰。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那人独有的轻狂与调笑。那份刻意的疏离,早已悄无声息的烟消云散。
萧景琰又一次从梦里惊醒,于床榻上惊坐起来。
不知是第多少次了。
十三年才将将愈合的旧伤上横添了一道新伤,在无数个梦里,在一切看似尘埃落定后一次次被轻易的撕裂开来,鲜血如涌泉一般向外不尽地留,像那人口吐的鲜血落地成花,像赤焰的军旗支离破碎。每每夜半时分,那些记忆总是会趁着人最脆弱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挤进脑海,再倏地迸开,所有的过往占据所有思绪。
小殊,林殊,梅长苏。苏先生。
贴身的侍女熟练地奉上一杯水,为陛下披上了备好的...

 

【亚玟中心AA向】I see life

亚玟发现自己又一次身处马背之上,紧裹着长袍的身体微微颤抖;她的手脚似乎万般沉重,嘴唇微张所有想说的话语却悉数被阻挡。

她凝视着丛林里跑过去的孩子;即使她仍看不真切那充满稚气的面庞,也能闭着眼勾勒出他的一颦一笑——像极了她拼尽全力去爱恋的阿拉贡。

接着视野猛地扭曲,再清晰时她回到了已然萧索至极的瑞文戴尔露台里,父亲的脸色让她觉得仿佛天地之大却独独容不下她和阿拉贡两个人。

她跪在父亲脚边,看着父亲的海一般深的眼眸,看到凝重又狂野的悲伤在深处咆哮翻涌。被绝望和希望同时撕扯着的亚玟在那汹涌的浪头里无助的飘荡,只得逼迫自己用全部心神去想那个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幻像——她的孩子——就像濒死者抓住一根浮木...

 

【吴邪中心 无cp】十年剪影

私心把胖子放出来了 当做bug看就好啦

——————————————————————————————

10.
“行了小天真。大潘也不是什么讲究人,犯不着弄这么文艺气息。”
胖子看着吴邪发狠地在石碑上一下下凿着印记刻字,叹了口气摸出一支烟。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这时候的吴邪根本什么也听不进去。

9.
吴邪背靠着着没有字的石碑背面,一个人静静坐着,看天。
夹在手指间的烟头慢慢烧着,烟灰和一堆烟头盖满吴邪脚边的地面。
或许是烟熏的,他眼角有点红。
“潘子,你说小花八岁就撑起的天,我他娘怎么就撑不起来呢。。。。。。”
风时不时吹过那么一两阵,凉飕飕的。

8.
吴邪蹲在碑前野地上烧着几张白纸。
“既然你看不懂我就...

 

【解雨臣中心 无cp】殊途

解雨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个消失了四个月回来再没有人认识的男人。
说实话他看到男人的时候觉得仿佛上次见面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那种感觉就像他在霍家别院再次和吴邪认识一遍的时候。其实那会他也不太记得吴邪了,之前问过秀秀才模模糊糊的记起来点往事。他早就明白,无论是谁对他来说都必须是多了不多少了不少的存在。更何况二十年前的玩伴。
那时候他觉得二十年还不够改变一个人,现在他感到四个月似乎比几辈子还长。
他们面对面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解雨辰觉得,吴邪突然变成了一个不允许被遗忘被轻视和忽略的人。几代人的恨逼着他拿起屠刀,摇身一变从一枚棋子变成幕后操纵者,这种气质上的巨大改变和给人的压迫感让人不可能将他放在任何次要的...

 

【霍秀秀中心 无cp】长大


霍秀秀第一次踏进那个被阳光晒的暖暖的四合院的时候,她还很小很小。
她还记得那时候一个人侧对着她正在踢毽子。秀秀听奶奶说过这个人,说这是个哥哥,一个很不容易的哥哥。
秀秀一开始并不明白为什么奶奶这么说。她看着毽子一下下在空中翻飞跳动,哥哥的嘴角勾着好看的弧度,他的长头发在阳光下跃动,整个院子因为这个人的存在似乎最阴暗的角落都淌着流光。
秀秀回过神来,藏在一根廊柱后面,又探出半个身子静悄悄的看着,数着。
“十七,十八。。。”她本是在心里默念,却不小心出了声。等秀秀反应过来只看到那个好看的哥哥一下子把毽子踢得很高再抓住,然后转过身,走近两步。秀秀只好像做了错事被抓住的小孩子,低着头走进阳光里,不敢抬起眼睛...

 
© SaltyFisher | Powered by LOFTER